水泥罐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罐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湖南新农人种不一样的地让父辈服输馒头果

发布时间:2020-10-19 05:53:52 阅读: 来源:水泥罐仓顶除尘器厂家

湖南新农人:种不一样的地让父辈服输

技术、资金、人力成本,大学生种地创业需要更多政策扶持。

2013年夏天,“试验田”终于有了成果,看着第一批火龙果呱呱坠地,黄稳“就像迎接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兴奋。

“果树种好后,我想增加一些娱乐项目,带动村里的旅游。”

三分试验田的日子挺过来了,黄稳邀请顾客来园子里采摘,生意好时一斤果子能卖到20多元。但为父的还是不为所动,站在一边继续观望。

黄稳倒是没有纠结于父亲的固执态度,反而信心更足了。试验田的火龙果结果后,这位雄心勃勃的伢子就着手准备他的第二步计划——扩大种植规模。

一番考察之后,榔梨镇花园村靠近黄兴大道的一块荒地被黄稳相中了。这块地30多亩,分属花园村七八户人家,此前种过水稻。“与其这样荒着,不如合理利用起来,它靠近公路,运输方便,挺适合开发种植的。”除了地势较低、排水不太通畅之外,黄稳对这块地还算满意。

2013年7月,黄稳以每亩地1000元的年租金将这30多亩地承包下来,承包期为10年。他把“试验田”的栽种经验移植过来,从山东、台湾等地引进火龙果、无花果品种,又从花园村雇来几个农民在田里打工,正式开始了追梦之旅。

几个月之后,罗海玉的地也租好了,就在黄兴大道对面的金坨村。20多亩地,承包期25年。

用罗海玉的话来说,这是一项“高风险高投入”的事业。除了要面对租金、技术和可能出现的歉收风险外,长沙县“南工北农”的发展布局,也是一大不利因素。黄稳介绍说,黄兴镇、榔梨镇位置靠南,以发展工业为主,不像北边乡镇农业种植已成规模。

但在黄稳这位有想法的年轻人看来,发展精品农业、体验式农业可以规避“南工北农”的不利现实。他期望自己精心耕作的30多亩地,可以让城里人来订制、采摘果子,体验田园生活。罗海玉选择金坨村,也是看中了它周边的好风景,“果树种好后,我想增加一些娱乐项目,带动村里的旅游。”

贰 “新农人”

未来谁来种地?今年两会期间,大学生村官代表们向农业部官员提出了一个严峻而又亟需面对的问题。在湖南长沙,今年3月份举行的一次农业主题论坛提供的答案是:“新农人”。论坛上,黄稳和罗海玉找到了很多同伴,更重要的是,他们决定抱团行动成立组织,给三湘大地的农业发展注入新的力量。

农民的新群体、农业的新业态、农村的新细胞

3月15日,在长沙县黄兴镇绿世界农庄,一场名为“湖南新农人青年创业论坛”的活动,汇聚了来自湖南、北京、广西、广东等地的50多人。他们之中,有政府官员、农业专家、媒体记者,也有从事农业种植的大学生。

罗海玉是通过一个qq群看到这一消息的,她参加了这个论坛,并在微信里记录了当时的情景:“带着儿子走进绿世界农庄的会议中心。进门只看到满满的人学习交流,踊跃发言。会议持续到5点半结束,50多人还有点意犹未尽。听到各种新农人关于农业种植和销售的经验,结识了新朋友,找到了老乡,当然也为自己的无花果作了宣传,比预想的好,有不少人认识它。”

什么是“新农人”?“‘新农人’是最早一批具有‘生态自觉’的人,是我国生态农业的产业发展先锋。”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的观点,用ppt的形式在论坛上得到扩散。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对新农人的定义——农民的新群体、农业的新业态、农村的新细胞,也被论坛发起者湖南新农村文化研究院拿来与参会人士分享。

近年来,农村空心化倾向日渐凸显,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只剩妇女、儿童和老人留守老屋。在 梨镇金坨村,村委书记介绍,村里这两年走出去的二三十名大学生中,很少有再回村发展的。与金坨村隔着一条公路的花园村,黄稳租种的30多亩地此前已经荒弃了两年,“长着一米多高的草”。一名抱着孩子的妇女说, 梨镇周边工厂多,人们宁愿出去打工也不务农,田地要么被流转要么被荒弃。

与此同时,一大批有知识、眼光和技能的创业者纷纷投身农业领域,知名企业家褚时健种起了橙子,柳传志种起了桃,他们以不同于传统农民的姿态,引起社会关注,掀起了“新农人现象”。杜志雄为此将2013年定义为“新农人元年”。

“现代农业要发展,需要大量大学生‘新农人’的参与。”

黄稳和罗海玉的“回归”,也搅动了农村这一方沉寂的世界。举办“湖南新农人青年创业论坛”,就是要寻找、汇聚他们这样的人。

据了解,四川是全国首个提出“新农人”概念的省份,“新农人”联盟则最早出现在辽宁。如今“新农人”已遍地开花,湖南更是如火如荼,湖南新农村文化研究院是其中的有力推动者,把“新农人”的研究和培训作为其2014年一项重要任务来做。“希望吸引社会企业家、返乡青年创业者、大学生村官等对‘三农’感兴趣的各方人士,共同探讨新农村、新农业、新农人的发展问题,为美丽湖湘建设出谋划策。”研究院院长龙佑云对“新农人”联盟抱有很大期望。

与社会企业家们相比,大学生被看作是这个联盟的生力军,他们返乡创业参与农业生产,意义则更为深远。

龙佑云认为,大学生群体具有较强的专业技能和扎实的农业理论基础,对新市场拥有较强的分析能力,并且有理想、懂营销,现代农业要发展,需要大量大学生“新农人”的参与。拿黄稳来说,这位农业大学园林艺术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自言比种蔬菜的父亲更懂得技术的重要性,知道如何运用网络创建营销模式。在他的qq群和微信朋友圈里,已经有80多名固定客户,下订单、卖果子全部可以在线完成。另外,他还成立了种植合作社,带领村民共同致富。

更重要的是,黄稳发展自然农耕、生态种植的决定,与论坛上各位“新农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2012年4月,湖南省委、省政府发布《绿色湖南建设纲要》,提出要加强农田生态系统建设与保护,严禁使用高毒、剧毒、高残留农药,推广使用生物农药和有机肥料。在3月15日的论坛上,张家界一位“新农人”朋友分享的自然农耕法引起黄稳的共鸣,在他的火龙果园里,野草被专门留下来恢复生态链条。

2014年湖南省委1号文件,要扶持发展10000户家庭农场

3月15日参加完论坛后,黄稳和罗海玉返回各自的农田继续干活。天气预报说之后几天有一轮降雨,他们要赶在下雨前把沟渠挖好,方便排水。罗海玉还要去市场上寻找适合女性驾驶的开沟机,“雇人开沟太贵了”。另外随着气温的回升,她堆在地头的有机鸟粪开始挥发气味,“再不想办法处理,邻居们就要去投诉了”。

这些事情虽然琐碎,但正如黄稳所说,都要他们亲力亲为。

这也是参加论坛的其他“新农人”们必须面对的:交流、沟通固然可以碰撞思想,整合资源,但自家农田的草木还要靠双手一一打理,尤其是资金和技术问题。为了实现创业梦想,黄稳已经举借了大量外债。

让人欣慰的是,湖南省委、省政府的农村工作会议传来了重大政策。3月26日,湖南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省农办副主任钟正洪对外发布2014年湖南省委1号文件。文件指出,湖南将在2014年实施“三个百千万工程”,扶持发展100家龙头企业、1000个现代农机合作社和10000户家庭农场,全面推进新农村建设和城乡一体化配套改革。

黄稳和罗海玉分享了这一好消息。他们希望得到政府的关注和支持,想去申请创业资金。

2013年底,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了农村工作会议,强调“要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今年6、7月,黄稳和罗海玉的果子就要成熟了。届时,满园飘香的情景将会让中央精神变成现实。

记者 卢小伟

图/记者 唐俊

一根稻草的革命

□卢小伟

很遗憾采访期间没有遇见黄稳的父亲,这位儿子眼中“性格固执”的人。为了打消儿子回家种地的想法,他不惜使出“既不出钱也不出力”的“杀手锏”。种地没出路,父辈们用一辈子的辛苦得出来的苦涩结论,难道会在儿子身上被推翻?答案就在“新农人”三个字里。就像黄稳一样,继承了父亲的“固执”和勤劳外,还有自己的新技术、新思维和新观念。

最重要的是,他不把种地当作一件不光彩的事。

其实,我们每个人骨子里都与农民有或远或近的关系,但是很多人却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农民的身份。为什么?因为“农民”二字长期以来意味着贫穷、没有文化,意味着“没有一身干净衣裳穿”…… 但这样的形象正在被新农人们颠覆。在国家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的背景下,“新农人”这股正在注入中国土地的新鲜力量,将会改变中国农业的生产方式,从而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我相信总有一天,黄爸爸会为自己的儿子骄傲。

一根稻草的革命。这是一本书的名字,作者福冈正信用亲身经历提倡自然农法。在“湖南新农人青年创业论坛”上,很多“新农人”在说起回乡种地的原因时都提到了这本书。细想起来,在广阔天地里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一根稻草,来自土地,归于土地。回乡种地,某种程度上何尝不是一种来自大地的召唤?一根稻草也可以引发一场“革命”。这场革命,首先就从观念的革命、从行动的革命开始。

2014年

湖南“三个百千万工程”

“百企千社万户”现代农业发展工程,扶持发展100家龙头企业、1000个现代农机合作社、10000户家庭农场;

“百片千园万名”科技兴农工程,建设100个农业结构调整示范片、创建1000个现代农业产业园、选派10000名农业科技人员下乡;

“百城千镇万村”新农村建设工程,以提升100个县城和1000个建制镇“两型”小城镇建设为依托,在全省4万个村中选择1万个村率先整体推进新农村建设和城乡一体化配套改革,2014年以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为重点,完成4000个村庄的环境整治任务,建设300个美丽宜居乡村等。

治青光眼医院电话

中医治疗痤疮的医院

西安哪里能看好白癜风